关于东山的故事

时间:2018-07-18  来源:互联网

  拥其河是我儿时记忆中家乡山里的一条小溪,流淌在东山的树林里。

  这里位于张广才岭,长白山脉的山里,临近依兰大道。以前这里有个站点就是以这条河的名字写的站牌。河不宽,涓涓细流清澈透底,喝一口甘甜凉爽。路边有一户人家,依山傍水而居。春天我采山货从那家旁边走过的时候,看见那院子里洒满了阳光,一只大黄狗趴在那懒懒的晒着太阳。暖洋洋的氛围真的是树林里的一道美景。每次上山都路过那户人家,总是喜欢看上几眼。去的时候还好,尤其是回来的时候,人累的疲惫,闷热和饥饿难耐,特盼看见那房子,想房子旁边那条拥其河。坐在河边喝点水,洗洗脸,歇歇脚,理一理蓬乱的秀发。

  东山很壮美,连绵起伏的大山里,吸引我的好奇心。总是喜欢在山里寻寻觅觅,摘几粒野果扔进嘴里,酸甜中品出苦涩,采一些山菜,山花椒,总想多认识一些我没见过的花草树木。看鸟儿飞落在树上,听布谷鸟一声接一声不慌不忙的催促。好想看看搭在树上鸟窝里的鸟蛋。仰脖望着鸟巢努力的想爬上去,只在原地蹦了几下,就失望的离开了。 追逐花蝴蝶,扑捉飞虫,树林里跑来跑去,却被猛然看见树干上的毛毛虫吓得连连后退。在这富饶的山水中,有珍贵的树种,有飞禽走兽,药材,野果野菜。郁郁葱葱大山里,潮湿的空气孕育了山里的一草一木。果树的花香陶醉了跑山人的心,我走在散着花香的树下总是贪婪的多呼吸几口。眼前晶莹的露珠停在草尖,地上的野花娇小舞媚,又靓丽张扬怒放。

  居住在山边长大的我们一年四季不离开大山,对山的依恋念念不忘。又感到骄傲。秋天的时候,秋收的人比平时多好几倍。我喜欢秋天是因为秋之静美,沉淀了丰硕的果实,眷恋秋景厚重之情,欣赏细小的变化。看秋凉冷寂了山岭,树叶散去。眼前的拥其河显得通透, 看曾经旺盛了一个夏天,又被秋风几日便吹去的叶子。撇下溜溜光的枝条在寒风里荡来荡去。看那没了叶片相拥相伴的白桦,钻天杨又彰显孤傲,风中奏响,诉说着离别怀恋之苦。 我喜欢秋天,秋天的果实挂满枝头,看那一枚一粒的红果,在与白雪相映相衬的时候格外的乍眼漂亮。我喜欢看秋天的拥其河,秋凉的干爽,使得树叶的水分逐渐被吸干,短暂中变得色彩绚丽枯美。几日前还是青涩的模样,是被突降的冷空气美丽了容貌,又被无情的秋风秋雨大把的摞下。四处抖撒,一叶一叶的凋零,又一片一片的落下,旋风吹来,四处翻飞。

  淅淅沥沥的秋雨滴答着初冬的脚步,德坤街两旁林荫道的大树上,稀疏的叶子被淋得透心凉。一尘不染的荡漾在寒风中,又被秋风凝成了冰凌,悬在枝叶上形成了树挂,明亮又晶莹剔透。我和女儿站在山边,看德坤街两侧高楼林立,看车水马龙的美景,享受空气的清新。看看东山,想昨日的树林,想树林中通往拥其河那条蜿蜒的山间小路。我熟悉的地方如今变得陌生了,那条小路的痕迹淹没在改进中。展现在眼前的是;东山公园,职工医院,供电局,还有新建的厂房已今非昔比,时代在进步,社会在发展。一切在改变中变了模样。 告诉女儿我小的时候,这里全都是树林。我经常从这儿上山又从那个地方下山,女儿说;妈,我们往上走走啊。嗯,走走吧。走在这里真切的想感受我小时候的心情。可眼前许多地方都在三十年的时间里变得顺风顺水了,三十多年的时间好快啊。时间改变了一切,一切对时间却束手无策,那个喜欢在山里跑来跑去,喜欢在拥其河边玩水抓青蛙的我,如今变成了喜欢回忆的半百之人,还没来得及感受年轻,年轻已去,可爬上皱纹饱经风霜的脸依然挂着快乐。

  雪,女儿惊喜的手指指在空中,果然顺着她指尖的前面,看见了今冬最早到来的使者。和在绵绵的细雨中,有几粒娇小的,轻飘慢舞的小雪花游来。喔,好美啊,经历一个夏季的绿色,又满目凄美。突然看见了洁白的雪花,不免有些痴狂。女儿追逐着雪花,撒着欢的跑。头发随风飘动,小脸红红的,尽情的玩耍。 雪白了眼前的景色,飘飘洒洒的越来越大。白了我们的秀发,白了空旷的每个角落。白雪中留下了我们清晰的足迹,一直陪伴着我们回到了家, 只一夜的大暴雪,已把荒草枯叶都精心捂盖严实,大山凸显清净利落。它们告诉我,这个冬天正式到来了,看着被风吹撒的雪粒,从树上晶莹的抖落,融入雪的怀抱,一切自然亲近。柞树的枯叶子,被风榨干了水分仍挂在树上,又有些镂空却依然坚定守候。卷缩成一团,无知又无畏的飘摇。在风雪中一下一下撞击枝干,狂风吹来哗哗的作响。风中欢悦,舞中浅唱,倒也不失为空荡中的点缀。

  冬天的时候我最喜欢到山里拉烧柴。那时候,学校放寒假了,我们每天都上山拉烧柴,看着渐渐长高的小绊子垛特有成就感,脸上的笑容总是甜甜,是骄傲的心情充满了简单的希望。 那时候紧紧巴巴的日子一天三顿粗粮,不到吃饭的时候,早早就饿了。日子还过得有滋有味的充实。临出门上山前在怀里揣一个玉米饼,以便饥肠碌碌之时充饥,。饿的时候咬一口冰冷的玉米饼,慢慢的嚼着满口的清香,这种感觉在家里无论如何是品不出来的。只有在四面大山,满地白雪的时候,才能感觉得到粮食的珍贵,所以玉米饼的分量虽不沉,对于我来说确是很重要。

  有一次令我至今不忘的记忆,有个比我们大的小伙伴有事不去了。我们几个也说歇歇不去了,我回到家里把口袋里干粮拿出来了,就跑出来玩。见有人拉着爬犁找我想去,就说,要不到山边少拉点就回来,我们几个就拉着爬犁边说边笑,你追我跑。心想在近处少拉些也不急,先玩一会吧。上到坡顶趴在爬犁上嗖嗖往下滑,长长的马路上,惯力让我们自由的飞翔。沉寖在无比的快乐中,跟头把试的滚了一身的雪,还天真憨憨的傻笑。尽情畅快的玩耍。不知不觉中,陌生的看见了一个拐弯大坡,呀,坏了,这不是黑瞎沟吗,咋跑出这么远了。看看天已渐暗,想回家,又不想空着回去,连忙钻进树林简单的装了一爬犁。往外走,这时候我已经饿的心慌,想想远方的家第一次感到犯难了。离家那么远咋走哇,所有人都钻出了树林到了公路上,谁也不说话,急匆匆使劲拉着爬犁往前奔,到了上坡的时候不用说话全都帮其中一个人推,然后在帮另一个人。这种默契是天生就有的。天已经全黑了,没有月亮,没有星星,风把雪花送来,又把大树稍吹得哗啦啦的山响。我们几个小孩如果没有爬犁牵拌,得比山兔蹿的快,黑瞎沟这个名字就是因为有黑熊,才得名。又害怕又饿,急的一身的汗。心里又惊又热,急促的呼吸,烤的嘴唇干裂。我真的拉不动了, 就想,再往前点,找个有记号的地方,把爬犁和烧柴一块埋到雪里。等明天叫爸爸来拉回去。可是他们都拼命往前钻,我也顺着往前赶,不敢往后看,害怕心里想的那个呲牙鬼来抓我,又怕黑熊突然钻出树林朝我扑来。哪里都不敢看,低着头看自己的两只脚一前一后飞快的小跑,踩着眼睛里飘出的金星,穿行在光滑的依兰大道上, 就盼望回家的路变短多好,雪花打在眼睛上,感觉木痛后它融化的速度。含在眼睛里的不全是泪水。风依旧很大,把树吹得鬼哭狼嚎,又走好一段路,终于有了熟悉的感觉,快要出山了,终于看见了拥其河边上的那户人家,感动的眼睛已控制不住泪水。心里的惊恐些, 那暖色的灯光,那烟筒里萦绕的袅袅炊烟,那大黄狗汪汪的叫声,都是那么的亲切,我们都停下脚步,大口喘着粗气算是短暂的第一次歇息,到了拥其河就放大了胆量,离家虽然还有一段路,也不怕了,最后的力气就是拼命往家里跑。 终于走出了树林,站在山坡上看着山下的万家灯火,感觉自己像个打了胜仗的将军,面带微笑,拉着一爬犁的战利品,站在城墙之上,感慨的对自己说,我终于回来了,成就感战胜了饥饿,腿却软的打颤。

  突然,山下有几个黑影向这边走来,是我们的爸爸来接我们来了,他们在这里徘徊很久了,就是不敢上山,怕走两叉。迎上来同时都问我们咋这时候才下山,黑暗中有人说上黑瞎沟了,我爸走到我的面前,接过爬犁绳,对我说;你坐在上面。我连说话的劲都没有了,只是摇头,泄气的想躺在地上,累的往前迈一步的力气都没有了,听见爸的话,一股暖流涌向心头,,爸拉着爬犁呼呼的往前走,一身的力气,我跟在后面走,本想不拉爬犁了,走路会轻些,谁想两条腿像木头似的,裤子和鞋也冻得硬帮帮的,身上汗水凉透了感觉有些冷,越走越沉,一步比一步慢,眼看离爸的距离越来越远,只得快跑几步撵上爸,把手扶在爬犁上,就着爬犁的速度顺着往前走。可总算是到了我心爱的家了,好向别了好几年了,亲切感涌上心头,有爸爸把爬犁拉进院子里,我自顾自的进屋,一头扎在炕上,终于可以放松躺下了,骨头好向散架了,妈说,咋这时候才回来,爸走进屋说;这孩子真傻,跑黑瞎沟去了,妈,呀了一声,心疼的看着我,我闭了闭嘴,感觉干裂的嘴唇翘起皮了,就用牙咬住想往下拽掉,坏了,出血了,忙爬起来,低头,血一滴一滴掉下来,紧接着眼泪也滴下来,是委屈?是累?是被爸妈心疼的话语言重了,还是被那一爬犁的烧柴压得失去了成就感。 妈端来一盆水让我洗脸洗手,爸说,家里有的是烧柴,你和他们在山边拉点小的就行,就是溜达玩,你看你,黑天瞎火的以后别去了。妈说,你那么远还拉那些,明天可别去了,累坏了,说着帮我脱鞋,拽裤子,我不敢正视爸妈的眼神,低声说不累,爸笑了说,嗯,不累。晚饭后,妈和爸说歇歇吧,别去了啊。我点点头,躺在暖呼呼的被窝里,摸着被风雪吹木讷的脸。想着呼肃风雪的拥其河,渐渐进入梦乡。第二天吃过早饭,浑身酸疼,走出门了,人立马精神了,又和小伙伴拉着爬犁上山了。富饶的大山,我美丽的家乡,壮丽的拥其河,留在我心里的永远是欣喜快乐和希望。酸甜苦辣中让我领悟到了坚强的同时, 还给了我一个健康的童年。